<acronym id="umoio"></acronym>
<acronym id="umoio"><small id="umoio"></small></acronym>
<acronym id="umoio"><center id="umoio"></center></acronym><acronym id="umoio"><center id="umoio"></center></acronym>
校友風采

付博

  • 發布日期:2019年01月02日 10:29     點擊:

付博 里仁學院07屆畢業生

2016.03-2018.02劍橋大學,工程系,劍橋石墨烯中心,光電子實驗室, 博士后,國家公派高級研究學者及訪問學者(含博士后)項目

2015.10-2016.02清華大學,材料學院,博士后

2013.09-2014.09芬蘭阿爾托大學(原赫爾辛基工業大學),電氣工程學院納米科學系光電子實驗室,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國家建設高水平大學公派研究生項目

2010.09-2015.07 清華大學,精儀系光電所光纖光子學實驗室,博士,光學工程

2007.09-2010-06 燕山大學,碩士,凝聚態物理

2003.09-2007.06燕山大學里仁學院,本科,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

  

(以下均為付博自述)

我一直覺得02年的高考沒考好,只考了412分(750滿分)。所以03年又考了一次,這次果然有所進步,考了413分。

03年我帶著對未來的憧憬和家人的期望,來到了燕山大學里仁學院,太多的第一次給了里仁(此處略去N多字)。

07年我不負眾望的考上了燕山大學理學院的研究生,那時候考的成績比高考低一些,395分。

那年秋天,當我再次踏上生活了四年的校園,一樣的東西仿佛又不一樣了,我記得那天陽光很好(2007/10/01)。

“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這次我們真的分開了,結束了彼此三年半的初戀。接下來和電視劇中的劇情差不多,不知為什么,沒有一件事順心,一切都變得很糟。

夜里無數次地問自己,大兄弟,你這是腫么了?我想我“病”了。就這樣,我頹廢著過完了研究生的第一個學期。慢慢的我明白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開始努力的調整狀態。

在這里除了感謝我的碩士生導師李曙光教授之外,還要感謝同是一個導師的同門,姚艷艷同學,燕大保送上來的才女,雖然人長的黑了點吧,但確是一個非常熱心的小姑娘,口頭禪是“我黑我怕誰”。她教會了我們其他三個同門很多東西。就這樣到研究生畢業,我有了點成果,13篇SCI(其中一作4篇),還有一些EI和核心的文章。

記得在研三那年九月初的時候,李老師問我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其實當時我沒什么特別的想法,只想找份工作,早點掙錢。于是就和李老師說了。

“你發表了那么多文章,不做學術研究有點可惜了?!?/span>

李老師建議我去讀博,說實話我當時真的沒想讀博,所以我和李老師說,讀博的話就去好一點的地方,比如清華。

李老師看了我一會,說:“先這樣吧?!?/span>

日子還是照常過,大概一周之后,李老師和我說他聯系了中科院和清華做光纖方面的老師,讓我發個郵件介紹一下自己,也許有機會。

就這樣我聯系了清華的楊昌喜老師。一周過去了,毫無消息,給楊老師發的郵件就像石沉大海了一樣。我想也好,就安心的找工作吧。

又過了幾天,突然收到了楊老師的回復。楊老師說他之前一直在忙,要了一個直博的,從目前各個導師的名額上看,他也許還能再招一個全國統考的博士。

楊老師說整個精儀系光電所一共才能招兩個統考的博士,并且別的博導也可以招生,所以需要考試的成績非常好才行。

這么看來,雖然有機會,但卻壓力山大,但這并不影響我想抓住它的決心。

我所要做的就是賣力氣復習和備考,從09年11月份一直到10年3月份考博前夕,這期間包括年三十吃完餃子的后半夜我都在復習。

成績出來后不是很理想。不過后來發現大家的成績也都不理想。我雖然成績不高,但應該還不錯。

但是,我還是落選了,整個精儀系光電所只要了一個成績最好的。

在我認為完全沒有希望的時候,楊老師跟我說,為我報了特批,但是需要教育部批準,因為是第一次報特批,楊老師也不知道能不能批下來,建議我先工作,批下來就上,批不下來就工作。后來了解到特批的每年都有,我們那一年考清華的大概有70個特批的,就是各院系本來有名額但考生的成績稍微差了一點。

接下來這段等待的日子里,真是痛苦又漫長。一開始別人問我媽你兒子考的怎么樣,起初我媽說最終結果還沒出來,后來漸漸的就直接說沒考上了。

就這樣,我一直等到了7月份,我都已經不相信特批了,就好像一首歌唱的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記得那是7月8號的上午(也是我的陽歷生日),那時候我都已經工作兩天零一個小時了,我接到了一個電話,直覺告訴我這個座機號是清華的。接起來之后證明確實是,電話的內容大概是:“你是付博嗎?你的特批結果下來了,恭喜你被清華錄取了,你還來讀博嗎?來的話過來辦一下手續?!?/span>

我的回答也是相當給力:“是是是!”“讀讀讀!”“好好好,我現在就過去?!边@是我接到過的最美好的電話。

掛了電話我直接和老板說我要辭職,老板一臉蒙圈的看著我說:“啥?”

就這樣,我在清華園的生活開始了。

初到清華那過分膨脹的欣喜和浮躁的心緒很快就被打壓了,這讓我知道了什么叫做高手如云。但博士期間出國聯合培養一年的想法始終一直深植于我心。

很快,我迎來了我的第一個機會,其實也不算是機會,因為很快就被扼殺了。

“楊老師,今年的國家公派出國項目我想申請一下?!?/span>

“付博,你現在的能力還欠佳,不適合出國,再有機會的吧?!?/span>

就這樣,又努力了半年,我迎來了我的第二次機會。

“楊老師,這次我想申請清華短期出國的項目?!?/span>

最終楊老師同意了,就這樣我申請了學校的基金,不過,這次申請由于名額有限,我并沒有入選。

半年后,我第三次和楊老師說想申請國家公派的項目出去交流,這次老師很支持我。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這次我準備很充分,最終我的堅持終于有了收獲,我成功了!

在國外的一年,除了科研上的穩步前進,我也借著在國外的機會走了很多歐洲的其它國家。14年9月份,我回國了,接下來面臨的就是畢業和找工作,抑或是繼續讀博士后。

我首先簽了中國兵器裝備研究院,算是保底的工作吧。那么下一步就是聯系博士后了。

博士后的聯系遠比我想象艱難,國外經濟不理想,基金和項目也不是很多,而且通常會優先招歐美的博士做博士后,況且激光專業也比較敏感,所以他們一般也不喜歡招大陸的學生。之后的一個多月我大概陸續發出了三四十封郵件,但都沒有太利好的消息。

年后,我博士后的第一個offer總算是拿到了吧,是新加坡的南陽理工大學。由于那時候我還沒畢業,所以offer是口頭的。

這時候我發現國家留學基金委有一個未來科學家的項目,今年剛好第一次,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但我已經公派交流過一次了,按理說近期是不能再申了,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問了學校負責這個項目的老師。

“這個項目是第一年,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項目除了應屆博士畢業生可以申,老師也可以,而且要求非常高?!?/span>

學校老師的這番話并沒有打消我的這個念頭,接下來幾天我幾乎每天都打好幾個電話給國家留學基金委給負責這個項目的老師,但都打不通。我去他們總部,結果這個項目的老師出差了不在。在我堅持打了一周的電話后,最后終于打通了,事實證明,我的堅持是對的,可以申,但名額非常少!我想著反正還有南洋理工和中國兵器研究院保底呢,申著試試吧。

當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回芬蘭,于是我立即聯系了芬蘭的導師,但他建議我去更好的學校。所以,接下來我給劍橋大學發了郵件,說實話我并沒有抱太大希望,劍橋本來就不好申,況且我之前申請還失敗過一次。

很快我就收到了回復,說可以安排電話面試,在十五分鐘之后。大概等了十五六分鐘,再次收到秘書的郵件,大老板太忙沒時間(國外導師都被稱呼為老板),問我英國時間晚上十點是否可以。

英國晚上十點,也就是北京時間凌晨五點。其實我想說不行來著,但是我知道機會來之不易,就這樣,一宿沒睡。早上五點,通了大約十五分鐘的電話,最后,電話那頭說“ I can host you in my group. What can I do for you?”這真是我接到的第二個美好的電話(第一個是清華的錄取電話)。接下來我管大loss要了邀請信等一系列材料,把這些材料交到清華。

之后就是漫長的等待過程,從5月等到6月,從6月等到7月。畢業前夕,我和中國兵器裝備研究院違約了,因為那時候我已經清楚的知道我想要什么了。那時我已經發表了28篇期刊和會議的論文,其中SCI文章18篇(一作8篇,還有一篇ESI的高被引論文)。

七月初,初步結果出來了,由于報這個項目的人太多了,經過了N輪篩選,還是沒選完,所以還需要一個面試環節。面試的時間定在七月下旬,大概一周后有了結果,在未來科學家的群里,五點左右有人開始說自己被錄取了,接下來陸續開始有人說被錄取了,被淘汰了之類。

一直到七點鐘的時候,我的狀態還是審核中,我一度懷疑他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算了,出去放松一下吧,我出去打了會籃球?;貋淼臅r候已經八點了,看了眼聊天記錄,上面說七點多就結束了。于是我忐忑的登陸網上的系統看了一下我的狀態,你妹的,竟然還是審核中。我正猶豫要不要打電話問一下的時候,接到了660開頭的電話,我知道這是留學基金委的電話。

“喂,你好,請問是付老師么?”(因為這里面有一半申請者是老師,所以他們可能以為我也是老師)

“您好,我是付博士?!?/span>

“哦,付老師您好(還管我叫老師),其實您還是非常很優秀的?!?/span>

聽他說完這話,我心里一涼,不用想,肯定還有“但是”。

“但是......”

當時我心里就想,你不用說了,我知道我沒戲了,我還是抓緊聯系我的新加坡哥吧,也許還有戲,畢竟晾了人家好幾個月了。

“但是競爭太激烈了,名額有限,很遺憾你沒有被未來科學家錄取?!?/span>

不過又一想,沒錄的話,直接在網上顯示已淘汰不就得了么,何必這么隆重的打個電話專門告訴我一聲呢,難道還有轉機?

“但考慮到你也非常優秀,我們打算把你轉為訪問學者的面上項目派出?!?/span>

“這兩個有什么區別么?”

“面上項目資助的錢少一些?!?/span>

“如果轉,能保證成功么?”

“這只是一個口頭意向,具體還要進一步實施?!?/span>

“要多久能確定?”

“大約一周吧!”

等吧,不等咋整啊,那么長時間都等了,也不差這一周了。

這一等就是三周,轉眼都8月下旬了,每次問都是一個字“等”,不過最后還好,總算是正式錄取了。后來了解到,未來科學家這個項目,算上我們一部分被轉成面上項目派出的,全國一共才出去了幾十個人。

接下來就是辦理各種手續之類的,我的簽證在1月初的時候順利下來了,年后,3月5號,我踏上了去劍橋的旅程。

上一條:趙姍姍
下一條:劉新陽

版權所有  燕山大學里仁學院校友網   地址:河北省秦皇島市河北大街438#    |   電話 :0335-8063745

679彩票